【南北双一】机器鹅响叮当

*挖个新坑






蔡程昱十点半下班,又饿又困又疲惫,他走到了小区门口摊煎饼的小推车前面。


“城管不赶你走吗?”蔡程昱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昨天这儿有个卖红薯的,被城管赶走了。”


“额……管这片的城管是我亲戚。”小摊贩说。


“老板来一个煎饼吧。”蔡程昱又叹了一口气,“这年头摊煎饼都需要裙带关系。”


蔡程昱没有裙带关系,所以得没日没夜地干活,好心累,站着就能睡着。


小摊贩的手长得白白嫩嫩的,一点也不像是那种“闯荡江湖”的手,指甲修得光滑又圆润——他这一坨面糊糊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鹅~”蔡程昱皱起了眉头,看着他用竹蜻蜓把面糊摊开,但是面糊全都跑到了外面去,中间破了一个大洞,“你新手啊?”


小摊贩的耳朵红了起来,“不是,出了点意外……”


勇敢牛牛不怕困难,小摊贩飞快地处理了他的大锅子,又捞了一勺面糊。


但这一坨是不是有点太少了?


中间的洞是没有了,饼却是小得不行。


第三个,焦了;第四个,破了;第五个,糊在锅上了……


“他妈的……”小摊贩骂骂咧咧,掏出了一张手抓饼皮摊在锅上。


“我要的是煎饼。”蔡程昱说,“不是手抓饼。”


“我请你吃!”


“……那我要两个蛋。”


虽然摊煎饼不太行,但是手抓饼还是可以的。蔡程昱看小摊贩不太熟练的样子,他好奇地问:“你好像第一天干这个。”


“我干了有一阵子了!好久没摊手生了……”


“老板你看起来很年轻啊!”


“今年25。”


“哦……那只比我大一岁啊!”


小摊贩看了蔡程昱一眼,“我读完初中就不读书了,跟着我爹妈出来走南闯北摊煎饼……”


“那你还摊坏了五个。”


“我都说了是因为我手生了。”


蔡程昱的手抓饼好了,小摊贩把手抓饼递给他,“你多加了一个蛋,一个蛋两块钱。”


“你不是说你请我吃吗!”


“那你就是多吃了一个蛋啊!”小摊贩漂亮的手指了指摆在一旁的二维码,“支付宝微信都可以。”


“我靠有你这样做生意的!”


“喜欢您来~”


“不喜欢!”





蔡程昱这一天加班加到了十二点多,回家的时候又路过了那个小吃摊。


他本来已经路过了,走了几步又走回来。


“你昨天不是摊煎饼吗?”


“我发现炸火腿肠简单一点。”小摊贩说,“来炸点?”


“我要个烤鱿鱼。”


“炸火腿肠呗,我怕烤不熟。”


蔡程昱满脑袋的问号,“有事儿吗?你不会烤你别卖啊!”


“谁说我不会烤!几串!”


“一串。”


蔡程昱站在路灯下,看着小摊贩骂骂咧咧地在那边烤他的鱿鱼。


“你说你个子这么高身材这么好,干嘛这么想不开?”


小摊贩抬起头看了蔡程昱一眼,“什么意思?”


“你可以发挥你自己的特长,去当富婆的小奶狗小狼狗什么的。”蔡程昱给出了一个十分“合理”的建议。


小摊贩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愤怒,但是很快他又变得很高兴,“怎么,你有渠道?”


“……没有。”


“你认识的人有?”


“我要是有这种朋友,我还会加班到这么晚吗?”


小摊贩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在可惜什么,“哎,要是有,你联系我。”


蔡程昱盯着他那变黑了的鱿鱼,他也叹了一口气,“你还是给我炸火腿肠吧,我恐怕吃不上了。”


“我早跟你说吃炸火腿肠了!要几串?”


“两串吧……我看到还有土豆,再给我炸一个土豆。”


“三串火腿肠。”


“两个火腿肠,一个土豆!”


“三个火腿肠吧,我们队长切得太大了,土豆我怕不熟。”


“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啥也不会别来摆摊啊!”


小摊贩瞪大了眼睛,“摆摊要什么技术含量啊!门槛这么高干嘛?你会你也去摆摊啊!爱吃不吃!”


“……行吧行吧,三个火腿肠。”


“不卖了!滚滚滚!”





蔡程昱度过了几个愉快的准点下班的工作日之后,又苦逼地开始了他的加班生涯。历史老师加班没有加班费,历史老师加班也不是为了教科研,而是写公众号做推送……


太难了,天还下雨了。


蔡程昱走到了小区门口,看到那儿有个小摊在卖烤红薯。


“红薯怎么卖?”


“7块钱一个。”


“给我来一个。”


发胶用很多的大背头打开了炉子,给蔡程昱掏出了一个黑黢黢的东西。


尴尬……


“你确定这是红薯?”


“可能……烤太久了吧。”


“你怎么跟上一个在这儿摊煎饼卖炸串的一样,啥也不会。”蔡程昱忍不住吐槽。


“你是说张超?”


“我不知道他叫啥。”


大背头又掏了一块黑炭出来,“他叫张超。”


“哦,他为啥不来了?”


“这周……轮到我。”


蔡程昱有些无语,“摆个摊还轮流坐庄?”


“你懂什么嘞?一直熬夜会猝死的。”大背头把手套摘了扔在一旁,“红薯全都烤焦了,你走吧,不卖嘞。”


蔡程昱挠了挠头,“你们这样真的赚得到钱吗?”


“我们才不是为了赚钱才来摆摊的嘞!”


“……那是为什么?”


大背头有些慌张,一时间手足无措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你们俩不会是富二代来体验生活的吧?”


大背头卷起袖子,露出他的手表,“不行吗?”


“行吧行吧,别在我家小区外面摆摊了,真是晦气。”


“晦气?!”


“啥也不会还来摆摊,不是晦气是什么!”


“厉害嘞!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揍死你嘞!”





蔡程昱没等来大背头来揍他,也没等到煎饼王子张超再来卖煎饼,他等来了诡异的第三人——


“烤苕皮!你吃不吃烤苕皮?”


蔡程昱停住,“卖红薯那大背头呢?”


“你是说龚子棋?调……咳,老是熬夜会猝死。”


“他跟张超一个跟妈姓一个跟爸姓?”


烤苕皮的小摊贩想了想,“张超跟他爸姓,龚子棋也跟他爸姓,我也跟我爸姓,我叫马佳。”


“……都不一个姓?”


“各姓各的。烤苕皮要不要?”


“你也来体验生活的?”


“我来赚钱的。”马佳信誓旦旦。


“那我要一串吧。”


“不会。”


“不会你说个毛!神经病!”


蔡程昱骂骂咧咧地离开了,骂骂咧咧地回家,骂骂咧咧地洗澡然后上床睡觉。


门口摆摊的三兄弟……都有点毛病!


“我觉得他们可能……其中一个喜欢你。”同办公室的方书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靠这种奇奇怪怪的手段来获得你的关注。”


“拉倒吧,一个比一个神经。第一个是最正常的,我觉得。”


“长的好不好看?”


蔡程昱回忆了一下,“他戴着口罩,不知道好不好看。我觉得应该好看的,因为他声音很好听。”


“你忘了那个网红了?就是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发出萌妹子的声音那个啊。声音是具有欺骗性的!”


“不会吧——”


蔡程昱一整天都在想,那天要是有机会,可得把张超的口罩拽下来。他甚至回家路上都在想这件事情,想着晚上要不出来看看。


大概是下班有点早,小区门口竟然还有烤冷面的小摊,蔡程昱就多看了两眼。


“我靠你今天下班好早!”张超指着蔡程昱惊呼。


“我靠你怎么阴魂不散!又卖烤冷面?!城管怎么不抓你!”


“我都说了,管这片的城管是我家亲戚。”张超的眼睛弯了起来,“来个烤冷面?”


“你行不行?”


“那家伙!老厉害了!”


“那就来一份吧。”


蔡程昱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被僵尸吃掉了,明知道摆摊三兄弟的德行,却还一次又一次地相信……


“我靠……它为什么硬邦邦的?”


蔡程昱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油放少了?”


“你知道还是我知道!”


蔡程昱莞尔:“可是我吃过很多烤冷面。”


“闭嘴!不说话就把嘴闭上!”


“我不要了。”


“哎!别走啊……”






张超又开始炸火腿肠了。


那天蔡程昱实在是饿得慌,就光顾了他的小摊。


“今天还有鸡翅花菜和里脊肉。”张超向蔡程昱介绍他的“菜”。


“火腿肠吧,4串。”


“别呀,都来一个怎么样?”


“我就要火腿肠!”


说时迟那时快,张超已经把4串不同种类的串串扔到了油锅里。


“哎住哪儿?”


蔡程昱翻了一个白眼,“住这个小区啊。”


“具体点。”


“我干嘛要告诉你?我连你长啥样我都不知道,我为啥要告诉你我家在哪儿啊?”


“我长得太帅了,怕迷倒你。”


“给我看看呢!”


张超翻了一个白眼,拉下了自己的口罩。


“你真的不考虑去当狗吗?”


“……滚!”


“……把火腿肠给我!”


张超拉上口罩,一边炸串一边问:“你知道78幢1102的住户吗?”


“知道啊,上半年的时候我还和1102的干过一架。”蔡程昱眨眨眼,“老是大半夜开门关门丁零当啷的,吵得人睡不着。”


“然后呢?”


“开门的是个欧巴桑,叼着烟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然后我就跑了。”


“最近不吵?”


“不知道啊,我搬家了。”


“……你搬家了还住在这小区?”


蔡程昱点点头,“对啊,这楼盘是我们家的呀。”


“我靠土豪啊!有钱人!”


“骗你的,我没搬家,我买了耳塞。”


“……”张超翻了一个白眼,把油锅里的串串捞出来,装进纸袋子里递给蔡程昱,“扫码。”


“哦。”蔡程昱付了6块钱。


“一串鸡翅就4块钱了。”


“我要的是4串火腿肠,一串一块五。”蔡程昱两手叉腰,“你不能强买强卖!”


“不然呢?”


“我就去工商局举报你!”


张超两手一摊,“你去呀!”


蔡程昱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小摊贩,他躺在沙发上开始思考,那位大爷是不是个纨绔子弟?家里有权有势才这么无法无天?


哎……


蔡程昱叹了一口气,啊不行了,太困了。


他刚想起来去洗澡,就听到了敲门声。


“谁啊?”


“我。”


“你是谁?”


“快递。”


“快递你跟我……”蔡程昱把门打开了,打开门的一瞬间,门外的人裹挟着一阵冷风把他推到了屋里。


蔡程昱盯着站在玄关处的张超,“你给我解释解释,我的快递呢?”


“1102,是我前女友。”张超说。


“啊?那个大妈?”


“她……小孩。”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想让她发现我跟踪她。”


蔡程昱跳了起来,“跟踪她?!你跟踪她干啥?”


“她还欠我500块钱。”


“……那你去跟她要啊,躲到我家里来干嘛?”


“我不敢。”


蔡程昱想起那个剽悍大妈的模样,不自觉抖了抖,“那……你赶紧出去吧,现在外面没人。”


“行。”


蔡程昱把张超送到门口,正要说再见,对门传来开门的声音。


那一瞬间太快了,蔡程昱的脑袋“咚”的一下磕在了配电间的门上,还没来得及疼呢,他就被亲了一口。


他妈的……死变态!


一直等到对门的大妈走了,张超才把蔡程昱放开。


蔡程昱脸红得像番茄,他咬牙切齿地踩了张超一脚。


“等着!我明天去掀了你的小摊!”


“明天……明天是龚子棋摆摊。”


“你给我等着!”

评论 ( 12 )
热度 ( 139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