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双一】Halo

*激情短打!





“我的猫又尿床了,我昨天加班加到十二点多,回去发现我的猫!竟然尿床了!”


张超打着哈欠一边开电脑,一边跟自己工位旁的蔡程昱分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倒霉事。


蔡程昱摘下了耳机,嘴里还塞了一嘴的小包子,他咀嚼了两下,“你在跟我说话吗?”


“对啊。”张超叹了一口气,“气死我了,我把我的枕头都扔了!我昨天两点多才睡——应该是今天!困死了!”


“哦哦。”蔡程昱敷衍了一声,然后忙着跟朋友聊微信。


蔡小鱼:我同事又要说他的猫了

蔡小鱼:一天说八百回!

好想放暑假:你可以跟他说你的狗


“我的猫是公的,没带他去绝育,最近晚上不是乱尿就是乱叫。”


蔡程昱抬起了头,“那你为啥不带它去绝育?”


“我带了,上回去宠物医院,医生说他白细胞有点高,可能有炎症,所以不能动手术。”张超说,“我说赶紧给它噶了吧,那医生不肯,跟我说他是一个负责人的医生,不会乱动手术的。”


蔡程昱看了张超一眼,“哦。”


“小蔡,你养小动物吗?”


蔡程昱点点头,“狗。”


“一只狗?”


“狗的单位不应该是……条吗?一条狗,一只猫。”


“你还养猫了?”


蔡程昱翻了一个白眼,“没有,我只养了狗。”


“一只狗?”


“一条狗……两条吧,有一条最近春心萌动,成天不着家。”


“哦?泰迪?”


“狗妈妈是有点像狐狸犬的小黄狗,估计是串串,狗主人说她是田园犬。我们家的应该也是田园犬,很小一条,很听话也很粘人。”


“另一只呢?”


“另一条嘛……嗯……哈士奇!”


“狗也不错,我的猫我快烦死了。”


蔡小鱼: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蔡小鱼:又要说他的猫了!





蔡程昱刚入职的时候,领导给他的工位安排在张超旁边,领导说张超很厉害的,有啥不会的都可以问他。


当时蔡程昱很天真地以为张超真的是领导说的那样热心肠,但是他并不是,还很傲娇。


不爱搭理他,他主动去请教也很不耐烦——总之很讨厌。


张超开始跟他说话是六月份他们去团建那会儿,蔡程昱从家里带了飞行棋和UNO,准备饭后和同事们一起玩。


大概是太高兴了,蔡程昱的车刮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小白车。


“什么车啊?车标长啥样?”


“我不认识啊,反正不是豪车。”蔡程昱拿着手机给他妈妈打电话,“车标奇奇怪怪的,红的黑的都有——”


旁边有个阿姨在说:“荣威。”


“哦哦哦,是荣威。我咋办啊妈妈?”


“报警吧,走保险。”


蔡程昱就站在他的车旁边报警,他堵在路上,后面一溜都是车。


“你能不能先把车开走啊!”


后面的司机滴滴滴地按喇叭,整得蔡程昱心烦意乱。


当时张超走了过来,帮他把车开到了一旁,顺便帮他报了保险啥的。


蔡程昱扁着嘴,疲惫又疲惫地说:“谢谢。”


“没事,过去吧,他们都在烤串串。”


串串,蔡程昱的肚子叫了起来。张超看了他一眼,“你饿了?”


“对啊,出门没吃早饭。”


蔡程昱吃了一串很辣的烤鸡心,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辣了,辣的他嘴巴都要冒烟了。


“辣死我了!”蔡程昱一边“嘶哈”一边切西瓜。


“不好意思,辣椒粉撒多了。”张超说,“你要不要吃一串烤馒头?”


“谢谢。”


张超好像也还行,也没有到很讨厌的地步。但是玩UNO的时候联合其他同事坑他……这就很讨厌!


输了好多把,蔡程昱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破游戏上,他站了起来,接棒去帮同事烤串。


烤几串鸡心,撒好多辣椒粉。


“辣椒,你要吃鸡心吗?”


张超抬起头看了蔡程昱一眼,“你问谁?”


“噢噢噢噢……我是说,张超你要吃烤鸡心吗?”


“你撒了多少辣椒粉?”


蔡程昱抬头看天,“一点点。”






蔡小鱼对张超的好感也只有一点点,有时候简直要讨厌死他了。


“他身上全是猫毛。”蔡程昱很嫌弃地对他的哈士奇龚子棋吐槽,“现在秋天快冬天了,他到办公室抖他的外套就会飘出来好多猫毛!飘到我的水杯里!”


“你的狗也掉毛,你也可以到他面前去抖衣服。”


“放屁,我的小来福才不会掉毛呢!”


蔡程昱的狗叫蔡来福,毛很长,可容易掉毛了。龚子棋一边翻白眼,一边往狗身上抓了一把,“你看,全都是毛!”


“你把我的小来福毛薅秃了!”


张超的猫其实也是串串,银渐层和加菲的串串,脸盘子贼大,而且和加菲一样懒得很。


“你的狗叫什么?”


“小来福。”蔡程昱回答张超。


“另一只呢?”


蔡程昱叹了一口气,“一只猫,一条狗。张超,量词要用对。”


“哦。另一只狗呢?”


“龚子棋。”


张超皱了一下眉毛,“你女朋友的狗吗?”


“不是啊,我没有女朋友。”


张超点了点头,“我的大猫叫超棒。”


“小猫呢?”


“没名字,就叫猫。他太烦了,一直给我尿床。”


“……其实我只有一条狗。”蔡程昱把水杯里的猫毛捡出来,“龚子棋是我大学同学,嗯……现在是我室友。”


张超转头盯着蔡程昱,“你男朋友?现在很多couple都这么称呼自己的对象。”


“不是,我们是合租的室友。”


“哦——这样。”


蔡程昱点了点头,“嗯对,就是这样。”


“你不问问我有没有对象吗?”


蔡程昱扒着格子间的隔板对张超说:“你不是有对象吗?小朱说你上半年跟行政管理部的经理分手了……”


张超脸色变了变,“她还说什么了?”


“她说你劈腿了。”


张超的脸全黑了。


蔡程昱心满意足地转过身去干自己的事情,他哼着歌,噼噼啪啪地敲着键盘。


“我没有劈腿。”张超说,“不是……我根本都没跟那个什么经理谈恋爱。”


“可是大家好像都知道这件事。”


“小朱说的?”


“应该吧。”


“那经理早结婚了。”


蔡程昱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哦,关我啥事。”






蔡程昱不愿意掺和他同事们的私事,虽然每天吃饭的时候都会听很多很多八卦。


例如经理在闹离婚,总监的老婆比总监大八岁,隔壁项目组的小谁和新来的小姑娘在谈恋爱……


“小蔡,你不爱吃青菜?”张超看着蔡程昱盘子里的青菜。


“不爱。”


“你不吃为啥买青菜?”


“全是荤菜不太好,欺骗一下我的胃,我吃了青菜。”


张超笑了起来,“小蔡,你好可爱啊!”


“一般一般。”蔡程昱顿了顿,“我比较喜欢别人夸我帅。”


说起来,蔡程昱从小到大一直被人夸可爱,连成绩单上的教师评语也都千篇一律“你是一个乖巧可爱的男孩”。


就连去买东西,热情的导购都不叫他帅哥。


“我长得不帅吗?”


龚子棋卡着蔡程昱的下巴掰了两下,“你看看,你这张脸跟帅有关系吗?”


“不过说起来,张超那张脸是长得真好看。”


“多好看?”


“就好看——他身上也就这点优点了。傲娇又臭屁,就脸能看。”


龚子棋皱眉,“春心萌动?”


“萌你个头!”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心理暗示,蔡程昱做梦梦见了张超,梦里面张超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蓝色条纹的领带……


在办公室见到这身打扮的蔡程昱被豆浆烫到了上颚。


“卧槽。”蔡程昱低声咒骂,一边骂一边还抽纸巾擦桌子。


“怎么了?”


“没。”蔡程昱摇了摇头,“你今天怎么穿得这么正式?”


“等下要去见个客户,申请了车——司机说路上堵车了。”


蔡小鱼:不得不说,张超颜值还是能吊打绝大多数人的

蔡小鱼:但我还是很讨厌他!

好想放暑假:真的吗我不信.gif


蔡程昱办公室里不常有人,张超不在,他竟然一时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虽然张超在他也没什么话好讲的。


“小蔡。”


下午三点一刻,蔡程昱摸鱼的时候听见张超的声音,他抬起头,没见到人。


“客户上周末刚结婚,给了一盒喜糖,你要不要吃?”


蔡程昱转过头才发现张超正坐在他自己的工位上,他伸长了脖子看着蔡程昱。


“你啥时候进来的?”


“刚刚,看你摸鱼摸得挺起劲的。”


蔡程昱把手机倒扣放在桌子上,“我没有一直在摸鱼,就一小会儿。”


张超漂亮的手托着一盒喜糖,越过隔板伸到了蔡程昱面前,“吃吗?”


蔡程昱犹豫了一下,伸出右手食指在盒子里翻了翻,最后捡了一颗棉花糖出来。


“谢谢。”蔡程昱说。


“就吃一颗呀?”


“嗯,一颗就够了。”


张超把手收了回去,他扯松了领带,像是在抱怨:“昨晚上我的猫又给我尿床了。”


又来了又来了……蔡程昱叹了一口气,扭头盯住张超:“你可以考虑养狗。”


“我不喜欢狗。”


“我也不喜欢猫。”







蔡程昱确实不咋喜欢猫,掉毛、高冷、不粘人还得给它剪指甲,相比之下狗就好多了,虽然掉毛还是得掉。


月末在公司加班的某一天,办公室里跑进来一只流浪的小橘猫。它先是在蔡程昱腿边绕几圈,蹭蹭他的腿。


“啊!走!走!”蔡程昱有点抗拒,他开始搓腿上的猫毛。


“喵~”小橘猫跳到了张超桌子上,挨个桌子跳了一遍之后,又跳到了蔡程昱的桌子上。


这猫一点也不怕生的样子,歪着头在蔡程昱的电脑显示屏上蹭了两下,又用它的爪子拍拍蔡程昱的手。


“我不喜欢你,快走。”蔡程昱把手伸开。


小橘猫听不懂人话,又走到蔡程昱面前,使劲用头蹭他的手。


“……好啦好啦,就摸你一下。”


蔡程昱当然不会只摸一下,因为他发现猫,是软软的,狗,是硬硬的。会撒娇的小猫咪真是怎么爱都不够!


“你能带一些猫粮来公司吗?”


张超一边从包里拿东西,一边十分不解地问:“猫粮?你要吃?”


“昨天晚上我加班,有一只小橘猫跑到办公室里来了。”


“那是老演员了。”张超说,“它加班的日子比你加班的日子还多。楼下客服部的也在喂它。”


“但是它看起来还很小啊。”


“嗯……七月份台风天的时候出生的,它妈是一只贼肥的橘猫,过马路的时候被撞死了。它的兄弟姐妹们都没能活下来,就它活下来了。”


“那不是很可怜?”


张超叹了一口气,“还好吧,有人喂它的——你要猫粮的话,我明天给你带一点过来。”


为了证明那只小橘猫是老演员,张超还给蔡程昱看了这些时候他拍到的“证据”。


“你看!这不是它在跟客服部的妹子撒娇吗!”


“是!过分!”


蔡程昱口嫌体正直,看到那小猫跑过来就追出去撸它。


“田园猫会不会特别皮?”


张超停下敲键盘的手,“嗯,特别皮。但是田园猫掉毛少一点,怎么了?”


“想绑架它!”


“它在这儿挺好的,楼下客服部的妹子还给它搭了一个窝。”


蔡程昱皱起眉毛认真而且严肃地问:“你为什么老是提起客服部的妹子?”


“我、我最近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和客服部往来比较频繁。”


“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和客服部的妹子在谈恋爱呢!”


“没有的事,你不要误会!”






“我没见过比张超还怕冷的人。”


蔡程昱一边叠衣服一边笑嘻嘻地跟龚子棋吐槽。


“他多怕冷嘞?”


“他已经穿羽绒服了,我还穿衬衫呢!不过今天是有点小冷……”


“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娇羞嘞?”


“没有啊……哎呀,就是……下班的时候我说我有点冷,张超说要把他的羽绒服借给我穿!”


“然后嘞?”


“我说不行不行,我说你不是怕冷吗!”


“然后嘞?”


“他说他车里有外套……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龚子棋眨眨眼睛,“很显然你没有穿来咯?”


“对啊……这多不好意思。但我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的!”


龚子棋翻了一个白眼,“我看你是春心萌动,而且你最近满嘴都是张超。”


“没有吧……”


“哪里没有!”


蔡程昱两手一摊,“就是没有。”


“土象星座,我不想跟你说话!”


“这和星座有什么关系?张超也是土象星座啊!”


“挠挠挠!还说不是满嘴张超——不想跟你瞎扯嘞!”


“你干嘛啊?”蔡程昱哭笑不得。


“不干嘛,我回房间了。憋死你!”


蔡程昱最近觉得他好像有点喜欢张超,但也只是有一点点而已,一点点。


也就有事没事想跟他分享一些事情,随便闲聊几句,有时候分享点糖果或者饼干……


但这好像也没什么的,可能和投缘的伙伴之间也可以这么相处。


蔡小鱼:明天中午吃啥?

我抄蚌的!:今天还没过去呢咋就想明天了?

蔡小鱼:我明天有点想吃食堂的面条

我抄蚌的!:吃吃吃!


“这个抄蚌的是谁?”


蔡程昱抖了一下,手机都被吓得甩飞出去,“龚子棋你大半夜不睡觉有病!”


“你不也不睡觉?”


“放!”


“放什么?”


“放屁。”


“……我背上有点痒,方书剑说涂点药膏可能会好一点,我涂不到,你帮我涂一下。”


“赔我钢化膜!”






难得一个天气好的周六,蔡程昱和龚子棋去外面吃饭。


情场失意的龚子棋喋喋不休地讲述着他是怎么被抽嘴巴子的,大有一副要把头埋到隔壁火锅店的火锅里一死了之的意思。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跟他说我去见我初恋的,我是怕他生气……谁知道会碰到他嘞!”


“哦。”


蔡程昱低头给张超发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在家,他要去拿螃蟹。


“我又白干了。”


蔡程昱抬起头,“啊?你说啥?”


龚子棋又叹了一口气,重新复述了一遍他的悲惨经历。


“谈恋爱好麻烦。”龚子棋说。


“是啊,我还没谈过恋爱呢。”蔡程昱突然也变得很丧。


但是很快蔡程昱就高兴了起来,“走吧!”


“去哪里?”


“张超让我去拿螃蟹,他现在在家!”


“……我不去,我还要再吃一会。”


“那我等下拿了螃蟹来接你。”


蔡程昱照着导航的指挥开到了一个别墅区,正找哪个路口可以拐进去,就看见张超抱着一只猫站在阳光下。


阳光真他妈刺眼,张超好像头顶着光环,他看见了蔡程昱的车,他冲蔡程昱笑了起来。


车载音乐正在播放碧昂丝的歌。


“Baby I can see your halo~”


蔡程昱歪了一下头,也笑了起来。


天气真好!

评论 ( 3 )
热度 ( 90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