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双一】心动 01

*又挖一个坑

*嘻嘻






“方书剑!江湖救急!”


张超坐在马路牙子上,拿着手机到处给人打电话……倒也没有到处,就只是给关系比较铁的朋友打了电话。


“干嘛?你被金主妈妈迫害了吗?要不要我报警!”


“你过来接我一下。”


“你的车呢?你助理呢?你新买的保姆车呢?”


“这事儿以后再说,我位置发给你……哎哎哎!别吐我身上!”


“旁边还有人?什么情况?你等一下,我让龚子棋来接你们。”





十个小时前,张超出席了某红毯活动,穿得闪闪发光的,一看就很有顶流的架势。


想他张影帝纵横娱乐圈那么多年,大大小小的主持人他都见过不少,有些他还挺熟,但是今天的主持人没见过。


又高又瘦还白,挺直的背脊让他看起来像一棵小白杨,像是部队里出来的,一言不合就要扛着炸药包往前冲的那种。


“本来不是他,要开场了那个主持人不知咋的食物中毒了。”


“啊?嘎了?”


马佳翻了一个白眼,“那没有,晕了被120拖走了,然后他好像是主办方圣昱传媒的人,就喊了他。”


“圣昱传媒也要捧新人了吗?”


马佳摇摇头,“不知道,具体我不清楚,我听说他还在读书了——反正没听说他们公司要签艺人。”


“他这气场就和娱乐圈格格不入,太正了。”


“我怀疑他是圣昱的太子爷。”


“为啥?”


“人家叫蔡程昱。”






七个小时前,活动结束,张超在保姆车里看了他的高清帅照,感慨一番自己这段时间没白健身。


“挑几张发微博。”张超把平板递给助理。


“超哥后面还有安排吗?”助理一边编辑微博一边问张超。


“没有了,送我回家就成。”


车子疾驰在夜色里,张超打开窗户,略带着一点凉意的夜风吹得张超觉得精神了许多,就很想出去玩。


巧了,精力旺盛的马佳也想出去玩,本来是想找龚子棋去打球的。


“他说睡了,睡什么睡,这才几点。”马佳对张超说,“出来玩吗?我这边还有高杨贾凡圣权他们几个。哦,那个小白菜也在。”


“小白菜?”


“就那个……主持人。还有十分钟路过你家小区,出来吗?”


“来!”





圣权开着他的商务车路过张超家小区的时候,车上已经坐满了人。


副驾马佳,第二排高杨和贾凡,最后排坐着那个小白菜蔡程昱。


张超坐上了车,为了表示友好,他主动跟蔡程昱打了招呼。


“你好,我叫张超。”


“你好我叫蔡程昱。”


高杨翻了一个白眼,“有谁不知道你就是张超吗?”


“你怎么混到这儿来的?”张超无视了高杨,好奇地看着蔡程昱。


“我认识圣权哥,他和我妈很熟,所以我跟他很熟。高杨是我家邻居,我家的狗经常去他家吓他——”


“哦,他怕黑怕鬼怕狗!”


“贾凡哥我也很熟的,我们学校毕业晚会就是我把他找来的。”


张超摸了一下下巴,“你刚毕业?”


蔡程昱摇了摇头,“我在A大读研究生,太优秀了,历史系保研。”


虽然很黑,张超好像看见了蔡程昱眼睛里闪烁的光芒,那么正气的脸,做出傲娇又得意的小表情该是多么可爱?张超想不出来,但是好像把他自己可爱到了,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马佳清清嗓子问他:“你笑什么?你可是毕业证都差点拿不到的人。”


“我拿到了好吗!”


“张超的学历可以吊打娱乐圈绝大多数人了吧!”


张超一把搂住蔡程昱,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听听!听听!这小弟弟说的多么正确!”


“哥,我不小了!”





一行人找了一家据说很不错的餐厅吃了饭,大胃王好像要把人家餐厅干倒闭,反正是不尽兴,于是又想去KTV唱歌。


“还好龚子棋不在,他能把音响唱坏。”马佳吐槽不参加他们活动的龚子棋。


蔡程昱捏着话筒问了马佳一个超纲的问题:“那啥,龚子棋和方书剑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


张超捂了一下嘴,“佳哥你不会不知道吧!我以为你知道的!”


“啥啊?”


“上个月方书剑到我们公司拍洗发水广告,我同学很喜欢他,就让我去跟他要一个签名照。”蔡程昱顿了顿,“然后呢龚子棋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俩走路的时候也是手拉手的。”


“我说他是圣昱的太子爷吧。”


张超崩溃了,“这不是重点!”


“那啥,你再说一遍,我刚没听清。”




马佳发现他很喜欢和蔡程昱一起唱歌。


“小子不错,学过吗?”


“学过一点点。”


张超摇头,“你俩不行,你俩凑一起炸了。我俩一高一低,配合不错。”


高杨凑过去,“我们这屋,就你和贾凡男中音,你和谁配合不行?”


“这不是……听我狡辩!”


“切!”


张超对蔡程昱说:“我觉得你不错,下一次ost找你唱。”


蔡程昱没仔细听张超说了什么,他摇了摇手里的易拉罐。


“啤酒好难喝!”


打了一个嗝之后,蔡程昱晕晕乎乎地瘫在了沙发上。


“他咋了?”张超不解。


“看起来像是醉了。”贾凡说,“不管他,我们继续嗨!”


马佳也说:“不用管他,睡一会儿酒就醒了。”


这群人里最先走的是圣权,据说突然有事,也不知道大半夜的能有啥事。紧接着高杨和贾凡也走了,剩马佳和张超俩人。


哦,还有蔡程昱。


“他咋办?”张超指着瘫在一旁的蔡程昱。


“不知道。”


“他说他和高杨是邻居。”


马佳思考了一会儿,“是吗?他啥时候说的?”


“就……一开始在车里的时候。你知道高杨家在哪儿吗?”


“他家不是在新疆?”


张超沉默了一会儿,“你说得对,但是……他怎么办?”


“叫他们来接他。”马佳拿起了包,“这儿就交给你了,我先撤了。”


“我靠!就走了?!”






龚子棋开着车,车上带着张超和睡死过去的蔡程昱。


“他们都不接你电话?”


“不是,高杨告诉了我地址,然后呢他要去赶飞机。我把他弄到了他们家小区,高档小区保安不放人进去——就,我是陌生人你知道吧?”


“啊?他不是那个小区的吗?”


“保安说不认识他。”


“那你去哪里?”


张超想了想,“去我家。”


“你为什么不叫你的助理过来接你嘞?”


“她要是知道我晚上出去玩了,我经纪人就知道了,我经纪人知道了,嘎子哥和大龙哥也就知道了,他们俩能把我念死。”


“郑云龙应该话不多吧?”


“对,主要还是嘎子哥,他是主力输出。”


“你可以熬一熬,合约到期就可以单干了。”


张超刚想说话,就听见后排有什么掉下来的声音,他扭头,看见原本睡在后座上的蔡程昱摔到了地上。


“他到底是哪里捡来的?”


张超诧异地盯着龚子棋,“你们肌肉发的,脑子都不好使吗?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去参加活动,他是主持人。”


“哦?然后你就泡他?”


“去死吧,他是圣权他们带来的。”张超有点不屑,“娱乐圈什么人没有?我干嘛泡一个圈外人?”


“娱乐圈这个大染缸,泡两天就变成了咸菜,圈外人多稀奇嘞!”


“那你干嘛和方书剑谈恋爱?”


“他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大家都是咸菜。”


“反正不一样,就算是咸菜也是好咸菜!你闭嘴,不然就把你扔出去!你们!”






张超为了把蔡程昱搬进自己家差点累个半死,他关上门,瘫坐在地上长叹了一声。


“他大爷的好累。”


虽然很累,但是洁癖小王子还是起来洗了澡。


他的大床让给了蔡程昱这个醉鬼,明天等醉鬼起来了就把床单被套枕套全都洗干净,换新的。


张超洗完澡,擦着头发走到房间里拿充电器。


蔡程昱像一条鱼,在床上游来游去,现在已经横在了床上。


也就是拔个充电器的功夫,蔡程昱已经把被子踹到了地上。


“小祖宗,会感冒的。”张超把被子捡起来,给蔡程昱把被子盖好。


蔡程昱忽然醒了,他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的他指着张超喊了一句:“王晰老师!我妈……可喜欢你了!”


“……嗯嗯嗯,是是是。”


“你不是——你比他帅一点。”


“就一点?”


“好多点……”


蔡程昱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但是他不安分的脚又把被子踹开了。


张超没办法,只得把自己家的原住民好来,“卡卡你压这个角,瑞比你压这个角,六六你和瑞比一起。”


聪明的张超原本是想让原住民压被子角,但是没想到蔡程昱不仅踹开了被子,还把原住民掀到了地上。


“六六,你的大脚丫给他一巴掌。”






张超早上从沙发上醒来时已经快九点了,他躺了一会儿,忽然听见了变态的笑声。


“给我亲亲!给我亲亲!”


铲屎官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看到他的瑞比正被蔡程昱抱着狂亲,而瑞比呢,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蔡程昱大概率也抱过奥斯卡和六六了,身上全是毛。


“他会咬人的。”


“不怕,我上个礼拜刚打了狂犬疫苗。”蔡程昱笑嘻嘻的,好像在宣布一件很牛逼的事情,“我被我们学校里的猫挠了。我觉得我还是喜欢狗,狗比较粘人。”


“有些猫也很粘人的。”


“谢谢你收留我,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蔡程昱发誓,“为了表示感谢——”


“啥?”


“你能送我一只猫吗?我给你减轻一点养猫的负担。”


张超捡起手边的抱枕,“滚!”


“嘿嘿!”


“你什么时候走?等一下我助理就过来了,我下午要去拍广告。”


“等下就走,让我亲猫亲个够!”


“你手里这只叫瑞比,那只布偶叫奥斯卡,那只脚丫子贼大的缅因猫叫老六,小名六六。”


“我喜欢瑞比,不掉毛。”蔡程昱话锋一转,“可以把它送给我吗!”


“滚出去。”





张超赶走了蔡程昱,把被套取下来要丢进洗衣机里,抖床单的时候抖下来一条手链。


“蔡程昱的联系方式?我没有。我有他妈妈的,宝,你要吗?”


“不用了,我再问问高杨。”


张超挂了电话又给高杨打了电话。


“蔡程昱的手链为什么在你那里?”


“你们那个破小区,不放我们进去,我没办法就把他带来我家。我睡了一晚沙发,现在脖子还是痛的。”张超扶着自己的脖子,“他联系方式有没?”


“我有他妈妈的,你要不要?”


“我问问贾凡。”


“贾凡在我旁边,他也没有。”


“那咋整?”


“你可以去他学校堵他。”


“我有病?”




晚上八点,张超在自己家门口见到了蔡程昱。


“你来干嘛?”


“偷猫。”蔡程昱从地上爬起来,“我妈妈给我买的手链找不到了,应该是在你家丢的,所以我得把你的猫偷走。”


张超打开门,把蔡程昱拽进屋,变态如蔡程昱,扔下他的包就冲向了瑞比。


“你喜欢什么颜色的麻袋呀!亲亲亲亲亲亲!”


“你会吓着它的。”


“你吃晚饭了吗?”蔡程昱问张超。


张超把蔡程昱的手链递给他,他摇了摇头,“还没吃。”


“我买了冰面包,给你吃一个巧克力榛子味的!”


“谢谢。”


张超和蔡程昱坐在沙发上,一人一个冰面包开始吃。蔡程昱一咬一大口,巧克力都噗出来,沾在蔡程昱的嘴边,鼻尖上也有。


“冰面包真的太好吃了!”蔡程昱又打开了一个桃子馅的冰面包。


“你好可爱呀!”张超笑着把蔡程昱鼻尖和嘴边的巧克力酱抹掉,“慢点吃。”


“我饿了嘛!好吃吧!”


“好吃!”


“我把店推荐给你!”


张超掏出了手机,“先加个微信吧。”


“我把那家店推荐给你,你能把你的猫送给我吗?”


“不能。”


蔡程昱皱眉,“为什么不能!”


“我把猫送给你,你能跟我结婚吗?”


“还有这种好事!”

评论 ( 14 )
热度 ( 98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