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双一】在路上

*事情太多拖了快一个月的抓人行动!

*下面是抓到的小伙伴点的梗!

null
*写完发现跑题了……



张超从高三就开始计划他的大学毕业旅行,因为高三没有去旅行,而是去学车了。


“我尼玛——那晒得跟非洲小白脸似的,然后拿到了驾照之后一年也摸不到几次车,我学它干嘛?”张超怨念深重地一边计划旅行一边抱怨当初的决定,“为了过年的时候给我爸妈当司机?”


“还是有好处的,我们上次学院组织徒步,我们走不动了就能在路边租一辆共享汽车!”方书剑安慰张超,“轻松了好多呢!”


“你们毕业旅行咋整啊?”黄子弘凡一边抠脚一边问他的三个室友。


“我想……去自驾游。”张超笑了起来,“我们可以开我爸的越野车去,四个人正好,后备箱空间也比较大!怎么样?”


“可是我们四个只有你会开车。”梁朋杰抛出了一个致命打击,“所以在路上很有可能是你在一边开车一边骂人,我们在车里睡觉,我觉得不OK。”


“可我就想去自驾游。”


“我安排好了。”方书剑说,“我要去学车。”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夏天学车容易晒得很黑很黑很黑。”


方书剑想了想,“物理防晒做好应该不会晒很黑吧?但是你自己驾车去的话……也会晒得很黑很黑。”


“你闭嘴。”


“我也安排好了。”黄子弘凡举手,“我爸妈安排我们一家先去三亚玩,然后去青岛玩,然后去大连玩,然后去新疆玩,反正就到处去玩。”


“我可能也不能参与了。”梁朋杰说,“我要给我姐姐带孩子。”


张超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他惊讶地看着梁朋杰,“姐姐有孩子?”


“二胎都出来了,我姐年纪很大的。”梁朋杰不遗余力地黑自己的姐姐,“哎呀不过我姐姐带孩子很辛苦,我妈妈说她瘦了好多,反正我们还有暑假嘛——就给她搭把手。”


“所以,没人愿意跟我一起去?”张超站了起来,“气死我了!”


“一个人玩多爽!我去学车诶!”方书剑皱眉,“我都没跟我男朋友一起去旅行。”


“龚子棋干嘛去了?”张超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他抛弃你了?”


“他也想去公路旅行,然后我不是要学车吗,他好像跟他室友一起吧?你们三个人说不定可以组队。”


行动力迅速如方书剑,他飞快地拉了一个群,把张超和龚子棋还有传说中他的室友拉到了一起。


一小颗白菜:

一小颗白菜:这是一个什么奇奇怪怪的组织

世界小麻花:你们去旅行带上我室友一起吧!

一小颗白菜:

一小颗白菜:是个摄像头啊!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被方书剑安插在男朋友和男朋友室友之间的监控摄像头,张超还是很高兴地开启了他们的公路旅行。


为了怕晒黑,张超戴了遮阳帽,戴了防晒面罩捂得像个木乃伊。


“蔡程昱你干嘛捂成这样?”龚子棋打掉了张超的帽子,“像个沙雕。”


“我在这里!”站在另一棵树下同样捂得严严实实的男孩子举起了手,“你才像个沙雕!太阳这么毒晒死你!”


“你是不是欠揍嘞!”龚子棋一副要打人的模样。


两个沙雕打闹了一阵,终于还是坐上了张超的车。


“你们两个不认识吧?”龚子棋岔着腿坐在后排,一边吃薯片一边问张超和蔡程昱。


“不认识。”张超摇头,“我不太认识外院的。”


“我们不是外院的。”蔡程昱说,“我们是人文的。”


“他指的外院应该是外面其他学院的意思,不是说我们是外国语的……吧?”龚子棋挠了挠头,“我和蔡程昱一个学院不是一个系的。我是学中文的,他是学历史的。”


“对的。”


“你看他包得像木乃伊就知道他历史学得很好。”


蔡程昱摘下了他的魔镜,眨眨明亮的眼睛说:“你好,我叫蔡程昱。”


“你好我叫张超,和方书剑都是数学系的。”


“你好你好,你头发还多吗?”


“沙雕,能这么问话吗!不礼貌知道吗!”


后排两个人叽叽喳喳打打闹闹的,吵得要死,打翻了薯片饼干和泡芙,明明有好多可乐还要抢一瓶喝……


“我们先去苏州,可以去拐一拐,吃点当地的特色美食。”张超拿起了他的旅行攻略小本本,“吃完午饭之后稍事休息一下,然后龚子棋你开车去湖州?我们晚上可以住在湖州。”


“可以,没问题。”


“不行。”蔡程昱提出异议,“龚子棋一脚油门一脚刹车,我会晕车的!”


“别挑了,本来就我们两个人嘞!你不是买了一百个垃圾袋吗!使劲吐!”龚子棋说着要揍蔡程昱,“你午饭别吃了,这样就不会吐嘞!”


“你这人怎么这么坏,你男朋友是不是受虐狂?”


“什么?他不揍我就好了,我还虐他?你以为他跟你似的一无是处?”


“我专业第一的成绩保研的!我还是优秀毕业生呢!我拿了三年的国奖呢!”


“……他会跳舞。”


“好吧,他赢了。”


张超找到了一个车位把车停下,然后收拾收拾准备去吃午饭。


“哎呀好热呀,我想喝冰可乐。”蔡程昱一副要晕倒的模样,“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晕倒了……”


“我踢死你,你自己包得像木乃伊!不热才有鬼!”龚子棋凶神恶煞。


他们三个人走进了一家街边的不起眼但是人又很多的小吃店,推门进去,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三人点了肉馅烧卖、小馄饨、小笼包还有绿豆汤。


蔡程昱摘下了他的帽子和他的面罩,拿起冰冰凉凉的绿豆汤喝了一大口。


“哇……太幸福了!”蔡程昱眼睛弯成了两个月牙。


张超看着他,忽然觉得暑意消了一半。


“我小时候,很小的时候,我妈带我去姨妈家里过暑假。”蔡程昱咬着筷子对其他两人说,“姨妈嫁到了浙江一个特别小的小镇上,但是竟然有夜市。晚上姨妈带我们去吃好吃的锅贴和绿豆汤——那个锅贴咬一口还有爆汁!后来姨妈家搬到了市区,好像就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我们浙江小镇也很繁华的嘞!”


“没说你们穷啊,苏大强浙大富嘛!我只是说这样的小店味道普遍都很难忘!”


“好啦好啦,不跟你这个木乃伊争。”


蔡程昱吃东西的时候很陶醉,嘴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又摇头晃脑,不仅如此他的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你看起来很好吃。”


龚子棋看看蔡程昱又看看张超,“兄弟,你在夸他秀色可餐吗?你这口味独特的嘞!”


“我是说他看起来……食欲很好。”张超皱了一下眉头。


“哦,下饭对吧!他吃咸菜都感觉像在吃满汉全席。”


“是真的好吃!”蔡程昱把筷子伸向了张超面前的笼屉,“你不吃鲜肉烧卖吗?”


“哦……我有点累,吃不太下。”张超把他的烧卖往蔡程昱面前推了推,“你要吃的话自己夹。”


“你吃太饱了等下晕车很难受的。”龚子棋把张超分给蔡程昱的烧卖夹到了自己的碟子里,“少吃点。”


“我靠你这个健身的人脂肪是不是摄入太多了?!”


“多乎哉?不多也!”


张超拉住了蔡程昱要揍龚子棋的手,“没事的,再点一份好了。”


男大学生的胳膊细细的,摸上去软软的滑滑的,真不错。


不过蔡程昱也没再要一份烧卖,他打包了一份蟹壳黄准备在路上吃。他和张超又包得像木乃伊,“摆”在后座上看着龚子棋开车。


“你踩油门能不能轻一点?”张超有点心疼车,“转速轰到3000了都。”


“他说这叫推背感。”蔡程昱解释道,“我还是把安全带系上。”


话音刚落,就一个急刹车,张超的脸撞在了副驾驶的椅背上。


“还是我来吧?”


“没事,你休息吧,我很厉害的嘞!”






蔡程昱大概有先见之明,贴了防晕车的还吃了两粒药,一路上倒也挺好的。


张超不太好,他晕车了。


“张超吐了。”蔡程昱捏着一罐他刚从便利店买的话梅对龚子棋说,“你的车技真差。”


“你还不会开车嘞,有什么资格说这话?你别说什么你评价一个冰箱不需要会制冷。”龚子棋不太高兴。


“我有使用体验啊!我评价一个冰箱的时候,我可以比对我使用过的冰箱的制冷效果有没有异味存储空间是不是合理。总之呢,对比之下,你技术太差了。”


张超从厕所出来,他看起来不太好,龚子棋抢走了蔡程昱手里的苏打水,跑到张超面前。


“你没事吧!”


蔡程昱拿起手机拍了照发给方书剑。


一小颗白菜:原来我才是摄像头!

龚子棋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凶神恶煞地朝蔡程昱跑过来。蔡程昱一愣,开始逃跑,躲到张超后面!


“你瞎几把乱说什么嘞!”龚子棋隔着张超要薅蔡程昱的头发。


“我只是……哎!哎哎哎哎哎!”蔡程昱揪住了张超的衣角,“你打架厉害不?”


“还行。”


“还行就行。”


“蔡程昱,今天不把你揍一顿你还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外面太热了。”张超说,“这些事情放一边,去车上吧。”


龚子棋付了油钱,坐在驾驶座上对蔡程昱说:“你要是再乱讲,我就趁你睡着把你的手脚砍下来!”


“哦。”


张超还是不太好,蔡程昱轻轻碰碰他的胳膊,把他手里的奶油话梅递给张超,“吃一颗话梅说不定会好一点。”


“谢谢。”


蔡程昱又从他的包里摸出了一个橘子递给张超,“闻橘子也会舒服一点。”


“谢谢。”


“我们去哪儿?”


张超掏出他的小本本说:“我们还是沿着318继续开,然后去湖州,下去拐一下去到龙之梦,然后我们晚上可以住那边,先睡一晚上,明天再赶路。”


“行,我导航一下。”


“湖州我去过哒!”蔡程昱眼睛亮亮的,“我家装修的时候,我姨妈说南浔的地板很便宜,然后我妈就带我去南浔买地板!”


“我以为你没出过金字塔。”


“闭嘴吧龚子棋,我要是没出过金字塔你就是阿努比斯。”


“阿努比斯是谁?阿努比斯是什么嘞?”


张超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在笑什么嘞?”


“笑你没文化。”


龚子棋郁闷了一会儿,后排一开始还在叽里咕噜的人忽然安静了下来。


“怎么不说话了?”


“啊?张超睡着了。”蔡程昱瞥了张超一眼,似乎是确认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你对象的室友长这么好看,你咋也不告诉我啊!”


“我告诉你干什么?他有我帅吗?”


“你长得跟阿努比斯似的,帅个头。”


“我的头帅就行了。”


“……神经病。他还不够帅吗?嗯……也不能说是帅,就是……看起来很好看很干净啊!你难道不喜欢这样的吗?”


“我喜欢长的漂亮的,但是他看起来漂亮得很有攻击性。”龚子棋说,“哪像方书剑,看起来就很乖。”


“但是我很喜欢,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就可以拔掉我那个毕业前脱单的FLAG了!”


龚子棋一惊,猛地踩了一脚刹车,“你说什么?!”


“你听不懂人话?”


“听得懂,但你说的……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舟车劳顿,张超累得不行,他觉得他宁愿自己开车死在路上也不想让龚子棋再摸方向盘了。


他们找了一个餐厅胡乱吃了一些,蔡程昱这才想起来他打包的蟹壳黄还没吃。


“你属牛的,有四个胃?”龚子棋翻了一个白眼。


“我是属牛的。”


“你不是98年的属虎吗?”


蔡程昱咽下嘴里的食物摇了摇头回答:“我是98年的,但是我出生的时候还没过年,所以是属牛的,不是属老虎的。”


“是真的饿了,也是真的累了。”张超又盛了一碗饭,“我们再点点?”


龚子棋摇头,“我吃饱了。”


“我还能再吃!”


张超又加了两个菜,他和蔡程昱狂吃狂吃,以风卷残云之势把桌上的食物炫干净。龚子棋看着他们叹了一口气,“我们怎么住嘞?”


“我们可以住三个单间,或者选择住亲子房,或者一个单间加一个双人间都可以。”张超一边吃西瓜一边说。


“我们还是住一起吧,万一你们两个跑了,把我一个人丢下怎么办!”蔡程昱猛地锤了一下桌子,“龚子棋肯定要把我丢下的!”


“我们不会丢下你的。”张超瞥了蔡程昱一眼,“你这么可爱被别人拐走了就不好了。”


总有一个人多余的三人组这回是龚子棋多余,他拎着他的大行李箱走在张超和蔡程昱后面,看着他们在前面有说有笑的。他掏出了手机,也拍了个照发给方书剑。


临海小黑糖:我像个电灯泡

“爸爸妈妈”在前面办理好了入住,领着孩子去了长颈鹿区客房,他们住的是有上下铺的亲子房。


通过投骰子、猜拳、抛硬币等种种手段,他们最终确定了蔡程昱睡大床,龚子棋睡下铺,张超睡上铺。


顺便还决定了一下洗澡的顺序,龚子棋第一个洗,张超第二个,蔡程昱第三个。趁着龚子棋去洗澡,蔡程昱把他包里藏的巧克力拿出来和张超一人一半分了。


“大头娃娃的巧克力有点太甜了,两个人分着吃就还好。”蔡程昱的屁股往边上挪了挪,他拍拍身旁的空位说,“你上来呗,一起看电视。”


“你们好像经常打架。”


“没有,只是吵架。”蔡程昱回答,“他看起来很凶,其实是个沙雕。”


“哦……他脱单不请你们吃饭的吗?”


“嗯?”


“啊就是方方他刚脱单的时候,就带着龚子棋请我们宿舍吃饭了呀。”


“狗东西脱单我们都不知道的,是方方经常来我们寝室玩,我们逼问他才说的。太过分了!”


“我说呢——怎么只有我们宿舍,没有你们宿舍吃饭。”


蔡程昱贱贱地眯起眼睛说:“他会不会是对我有所企图啊?然后不告诉我们他有对象这件事……”


张超被蔡程昱逗笑,“你觉得概率大吗?”


“我人见人爱,谁不喜欢!”


张超笑弯了眼睛,“大家都喜欢。”


“嗯……加个微信吧。”


蔡程昱把他的二维码给张超,“我叫蔡程昱,前程的程,昱是日字头下面一个立。”


“虔诚的诚?诚实的诚?”


“不是,前程似锦的前程。”


“我加你了。”


一大只白鹅:张超

“你的名字到处可见。”蔡程昱说,“啊对了……我们班女同学说毕业典礼上有一个叫张超的帅哥,是不是你啊?”


“我不知道啊。”


“他们说是理学院数学系的,就是校长拨穗的那个。”


“哦,那是我。”


“校长拨穗是不是很光荣呀!”蔡程昱有些崇拜,“你下半年应该要读研究生的吧?”


“嗯。也不是那么闪闪发光啦,我导师是校长的老婆。”


“那也很厉害啊。反正我以后要是找对象的话,我得找一个比我厉害的!”


“那你可以找我。”


蔡程昱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靠!那个水龙头往左是冷水往右才是热水!突然一下烫死我了!”龚子棋骂骂咧咧地从浴室里走出来,“赶紧去洗澡,我太累嘞!我想早点睡觉!”


张超从床上爬起来,拿了自己的衣服进浴室去洗澡。


“你脸怎么这么红嘞?”


“过敏。”


“干嘛?”


“我对你过敏。”


“我踢死你!”


三个人排队洗澡洗到了十一点多,蔡程昱吹完头发瘫倒在床上,他累死了。


“我们明天可以晚点起床吗?孩子们!”


“可以,我们可以睡到自然醒,妈妈!”张超说,“明天还是我开车吧子棋。”


“为什么嘞!我开得不好吗!”


“不好。”蔡程昱和张超异口同声。


“好吧,不开就不开呗。那我们明天什么安排?”


“还是沿着318,哪里有好玩的停下来玩一玩,我们主要是去川藏线。”张超打了一个哈欠,“累死了,睡了睡了,晚安~”


“晚安孩子们。”蔡程昱柔声。


“晚安妈妈。”


“张超!我不是妈妈!”






三个人一路走走停停,也不知在路上飘荡多久才能真正抵达川藏线。


还有,蔡程昱什么时候抛弃了他的后座,坐到了危险的副驾驶?


龚子棋不太舒服,不是因为蔡程昱抛弃他去坐副驾驶,而是高反。


“体脂率越是低的人越容易高反。”蔡程昱说,“所以我现在感觉还不错,没那么难受。”


“我觉得我要吸氧了。”龚子棋倒在了后座上,“不开玩笑的,我不舒服……真的头很晕。”


“那我们怎么办啊?”张超有点为难,“我们还蛮想去拉萨的。”


“对,不过你要是太难受我们也可以取消旅行,先回去。”


“你们送我去最近的机场吧,我要去低海拔地区……”


送走了龚子棋,张超踏上了他和蔡程昱的两人旅途。


他们去了稻城。


“我有一点点点点头痛。”蔡程昱疲惫地把头靠在张超的身上,“你头痛吗?”


“我还好,有点饿。”张超吃了一块面包,“你要吃吗?”


“中午的菜不好吃。谢谢……咱们下午去干啥?”


“去骑马。”


和马场里骑马不一样,在稻城骑马就是在草原上策马奔腾。蔡程昱不敢骑,张超教他要凶一些才能镇的住烈马。


“马跑起来的时候要站起来,不然屁股会很痛。”


“你咋知道?”


“我小时候屁股遭殃过。”


“你来过?”


“嗯。”张超拍拍蔡程昱的马,“走吧!不要害怕!”


晚饭在酒店里随便吃了点,蔡程昱累坏了,趴在床上给龚子棋打电话,他有点想回去了。


“你不是说想去拉萨吗?”


“没有好吃的,然后还好累。”蔡程昱撅起了嘴,“我也有高原反应。”


“那你也回来,让张超一个人去玩。”


“去死吧。”


蔡程昱趴在床上唉声叹气,张超洗完了澡爬到他身边一起趴着,“怎么了?”


“我好累哦。”


“我们可以转道去云南。”


“都行都行,我太累了。”


蔡程昱也许是真的累着了,他趴了一会儿就睡了过去。他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他梦见他被一只巨大的章鱼缠住,闪闪发光的张超提着宝剑来把他拯救。


惊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天亮,蔡程昱摸到了手机,才三点多。


因为订不到房间,他们住的是一间大床房。蔡程昱往张超身边挤了挤,张超短暂地醒了一下,“怎么了?”


“冷。”


张超搂住了他,他也搂住了张超,温暖香甜的气息将他团团包裹——蔡程昱往张超怀里蹭了蹭,忍不住想笑。


等蔡程昱完全睡醒过来已经上午十点多了,张超已经收拾好了自己,坐在床边穿鞋。


“我觉得好多了今天。”蔡程昱说,“我觉得可以挑战一下,往海拔更高的地方去。”


“那我们今天可以去理塘。”


“那边有好吃的吗?”


“去了就知道了。”


“我们到了拉萨以后原路返回吗?”


“我们可以从青藏线出来,去青海玩,茶卡盐湖那边也很不错。”


蔡程昱忍不住辣菜,“到底是校长拨穗的优秀毕业生,旅行就是有规划,不像龚子棋似的想一出是一出,像没头苍蝇。”


“你怎么这么说他?你不怕我会去告密吗?”


“你不会的!”


“为什么?”


“我觉得你喜欢我。”






张超的毕业旅行有些久,他们从109青藏线出来,去了可可西里,去了茶卡盐湖,去了青海湖,最后去到了重庆。


本来想着旅途劳累,还是早点结束。


电台里不知为何反反复复地播放着陈绮贞的歌:“上海的街道,雪山在边上,你靠着车窗,我心脏一旁,我们去哪……”


“我们去哪儿?”


“嗯?不知道。”


“云南怎么样?反正都出来玩了。”


“好啊,反正你开车。”


“云南往广西走,再去广东福建浙江……”


“兜一大圈啊,那回去都要开学了。”蔡程昱皱眉,“我还想回家待几天,去我姥姥家玩。”


张超一愣,“那……云南玩完了直接回上海也可以。”


“都行。”


他们还是在南方兜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去广西吃螺蛳粉,去湖南吃油爆虾,去广东喝早茶,去福建吃土笋冻,然后去浙江。


“方方说金华酥饼和红糖麻花很好吃。”


“龚子棋说乌饭麻糍很好吃!”


“我觉得浙江是一个很棒的地方,我们可以多玩几天。”堵车的时候张超这样对蔡程昱说,“反正现在才八月中旬。”


“我们去找方书剑玩吧!叫他带我们去横店玩怎么样?”


“好!”


张超被方书剑骂了一顿,他科目二第一次没过他都要炸开了,竟然还想让他去玩。


“玩个屁!我焦虑死了!我他妈——考不过科目二!”


“科目二很简单的。”蔡程昱插话,“我一把过的!科目三也很简单!”


张超看着蔡程昱,“你会开车?”


“我没驾照,我没考科目四,所以我不会。”


这些也不重要,这差不多一万公里都开了,蔡程昱到底会不会开车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张超只是希望九月份可以晚一点到来。


横店他们没有去,据说很热。他们去了台州找龚子棋一起玩,龚子棋领着他们去吃了好吃的乌饭麻糍,还带他们去了他的母校。


“台州一中,很厉害的!我以前是国际班的。”


“国际班的你没出国?”蔡程昱一脸嫌弃,“那些国际班什么的不都是为了出国的吗?”


“我要是出国了,怎么认识我们方书剑呢!这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你懂不懂嘞?”


“yue——”蔡程昱一副要吐的模样,“还命运最好的安排……你都没请我们吃饭!”


龚子棋爬到双杆上晃悠着他的腿,“你怎么就想着吃嘞?你们下一步准备去哪儿?”


“我们准备去杭州,待几天去嘉兴,嘉兴玩几天就回上海了。”张超也爬到了双杠上,“游了大半个中国……等我研究生毕业,我俩去东北、内蒙新疆玩怎么样?”


蔡程昱仰着头看着张超,“我俩?”


“嗯。”


“好呀!”


告别了龚子棋,张超和蔡程昱又踏上了他们的旅途。


“龚子棋可真恶心。”蔡程昱还有一些反胃。


“他说得挺对的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张超笑起来。


“怎么说?”


“虽然方方请我们吃饭的时候你没有去,但是还好,兜兜转转的我们认识了。”


“这算什么好的安排……”


“那个对的人总是会出现的,即使路途遥远——只要他来了,就很好。”

评论 ( 16 )
热度 ( 111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